月下晚吟

月下晚吟,江上晚澄

后面还会有具体剧情

想画黑化羡囚禁澄澄的故事【笑容逐渐变态】

会是个系列

(其实是想画受伤澄)

日常扎心

画不出沙上画画的感觉【哭】

残忍

  • 澄中心,副凌澄,微all澄

  • 文中澄澄说的话是我入坑时突然想到的,时隔已久我终于把这句话写出来了!


 


一、

       他死了

       金凌说道。

       他面无表情,好像在阐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事实上,这确实是件普通的事。

       生老病死人皆有之。

       他说他累了,

       金凌继续说道。

       他看着面前的人红了眼眶,思绪不自觉飘回到那个下着鹅毛大雪的夜晚。

       舅舅,你赢了,

       金凌想道。


二、

       那是个格外寒冷的夜晚。

       来到莲花坞,金凌看到的是一片白色。

       这有些不吉利啊,

       他心想。

       进了屋,明显地暖和了起来。

       可那人的脸色却和外面的雪一般惨白。

       舅舅。

      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那人动了一下,像是在回应他。

      他暗叹一声,轻声问道蓝宗主呢。

      刚刚才走,江澄回答,随即狠狠地咳嗽了几声。

      金凌吓了一跳,连忙将放在一旁的药碗端起来送了过去。

      舅舅,

      金凌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和你说了什么。

      江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但金凌已经猜到了。

      他有时觉得江澄很残忍,

      他明明什么都看出来了却偏偏什么都不说。

      舅舅,我喜欢你。

      江澄没有回答。


三、

       外面的雪还在下着。

       江澄看着窗外的雪,恍惚以为回到了年少时代。

       那时,也有个人说喜欢他。

       是一辈子都想和你在一起的喜欢。

       他把这句话记了那么多年,到头来却像个笑话。

       有意义吗,

       金凌一愣。

       你们知道我不会回复,也知道我很快就要死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他看着这个年轻的宗主低下头,小声说道:

       我不知道。

       江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又开始咳嗽了。


四、

       金凌记得,上一次听江澄讲故事还是在他很小的时候,

       他晚上睡不着非吵着要听故事,江澄被他吵得烦了,就讲了几个过去和阿姐的事,那时还听不出来,如今再听一遍,他觉得舅舅或许是有些怨阿娘的。

       她直到最后也还是先想着他。

       金凌知道“他”是谁,如今自己已经没那么讨厌他了,但当他听到江澄说出金丹真相的时候内心还是无法抑制地涌起了一股厌恶之情,亦或是愤怒。

       他无法接受自己心上人的一片真意被别人那样诋毁无视,更无法接受江澄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一切。

       你在生气什么?

       江澄对他笑了笑,那笑容实在好看,但金凌只想到“回光返照”。

       不管怎么说,这次也算是我赢了,

       他轻咳两声,笑着说道:

       他不是想瞒着我吗?他做梦也不会知道他那颗金丹是我护下来的,我会瞒得更久,会瞒他一辈子!

       江澄说完,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

       是我赢了。

       他说。

       金凌轻轻握住他的手,哭了:

       是你赢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


五、

       没了?

       没了。

       他没有什么别的要对我说的?

       金凌想了想,回道:没有。

       那天他一直待到江澄闭上眼睛,他确实没有什么话要带给魏无羡,就连金丹的事也是金凌自作主张告诉他的。

       他本想瞒他一辈子的。

       魏无羡沉默了一会,突然道我要见他。

       去哪见他?金凌反问:他还在的时候你怎么不去见他?你当他是你,死了以后过个十几年就会再回来吗?

       就算回来了,也会像你一样变成另一个人。

       金凌停顿了一下,对面前的人说:

       魏无羡,你放过他吧。

       这话似乎击溃了他,他一下子泣不成声。

       金凌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望向了灰蒙蒙的天空。

       舅舅,你真是太残忍了。

       金凌心想。


六、

       雪停了。

 





我的话:

澄澄说的话是在我刚入澄圈的时候突然想到的,隔了这么长时间我终于把这些话写进了文里,但其实这篇文就是为了这几句话而写。

从时间的角度上来说澄澄瞒魏无羡比魏无羡瞒他的时间要更久,对于不服输的澄澄来说,这也算是他赢了一次,但其实这些话听起来有点凄凉不是吗

可能还会有个魏哥穿越到平行世界的番外(就是之前平行世界凌的那个)

山海志异序言二三的草稿
闲来无聊时打的草稿

山海志异.序言三

超糊的作品(啊好久没画长篇漫画了)

暂时是这样,大纲我差不多想好了,但不排除会有越画越莫名其妙的情况发生,以及我初三了,后面就没什么时间画了,请慎重入坑


(衣服这里其实是有伏笔的!)

山海志异.序言二

p1是封面

“舅舅”


一个以前的脑洞,大概是澄因为意外去世后转世到现代变成女孩子而且记忆全无,过着被家里人当成掌上明珠的幸福小日子,某天去上补习班结果被跑来这边的金凌找到了...的故事


p3是随便糊的

今天的宗主依旧(被?)单身

  • 一个揭晓宗主为何单身的(che dan)故事      

  • 以别人的视角写故事好开心啊

  • 涉及曦澄,凌澄和羡澄,开放式结局

  • 看得开心~



       你们好,我是莲花坞的一个小师妹,我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可能就是我是朵成了精的莲花,而且还是被宗主救回来的,简单说吧,当年我生长的地方干了,宗主正巧路过,就把我带回了莲花坞,我就继续在那长着,然后成精,这么多年了,虽然我是一个小师妹,但论起年龄和“人”生经验,我甚至在宗主之上,就比如说吧,宗主总找不着对象,一开始还没觉得啥,但时间一久,他就有点怀疑自我了,上次还来问我他到底是哪里吓人了,咋姑娘都不愿意跟他讲话。


       作为一个长在池塘边看着无数男男女女恩恩爱爱的老花精,我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当时看着宗主那落寞的表情我就心里一酸:我的好宗主呀,这真不是你的问题,你也不看看你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呐。


       是的,宗主单身还另有原因,这原因呢,就是几个男人。


       对,男人。


       接下来就让我将一切细细道来(da gai de shuo yi xia)

       

       首先要讲的就是那什么公子榜的第一名,为了个人隐私就叫他蓝公子吧,反正他是第一名嘛。


       其实吧,这蓝公子风度翩翩,脸上总是挂着笑的,真要别人来看,还真看不出什么,但我是谁?一个常年被无数恩爱男女一次又一次闪瞎眼的老花精,我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看向我家宗主时那眼里的温柔。


       当真是能滴出水来了。

 

       当然,他的温柔不只是表现在脸上,还表现在行为,像是特意给宗主买宗主喜欢的吃食,夜猎时帮着照看咱家的弟子之类的。


       一开始宗主还很不愿意接受他的好,可能是因为过往的经历吧,在宗主心里“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放在谁身上都是适用的,可是渐渐的,不知是不是因为蓝公子那“知心大哥哥”的形象太具有欺骗性了,宗主开始和他谈一些心事,我觉得蓝公子心里应该是很高兴的吧,毕竟宗主对外人总是一副“离我远点不要跟我说话”的样子,在他眼中,宗主既然肯与他谈心,那应该是渐渐接受他了。


       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宗主他那个小傻子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一层上啊!


       宗主他看蓝公子根本就只是像小孩子看着邻家温柔的大哥哥一样啊!


       就在前天我喝水的时候宗主还在我旁边感叹了一句:“蓝xx(因涉及个人隐私,此处作打码处理)真是个好人啊。”


       当时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啊!


       完了他一句:“他送我那么多东西我也要回下礼吧。”又差点让我喷出来。


       人家蓝公子是在追求你你还琢磨着要回礼,宗主你可真是个有礼貌的小聪明哦。


       我被呛得不轻,把手一摆:回吧回吧,宗主你回了也好,免得总教人家误会。


       然后宗主他就真的回了礼。


       我没有关注后续的发展,不过我估计蓝公子在收到那一筐子苹果的时候应该挺懵的吧。

 

 

       好了蓝公子的事暂且不提我来说说另一个人。


       这个人比蓝公子要更能亲近宗主但却更不容易追到宗主。


       他是宗主的外甥。


       因为以前发生的一些事,宗主的亲人都去世了只剩下这个外甥,而宗主对这个外甥也是很是宠爱。


       然而宗主是非常典型的嘴硬心软又不善表达的类型,偏偏外甥也是个要强的性子,两个人就常常吵起来,小孩子小时候不懂,但长大后就懂了宗主对他的那些好,可小家伙看向宗主的眼神也越发不对劲了。


       其实对于这个孩子,宗主或许是有些愧疚的,所以就算小孩子有时胡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又或许在他心中,那么一丁点大的孩子和他小时候养的小奶狗是差不多的。可小奶狗也有长大的一天,小奶狗长大后我隐隐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但我到底还是心大,一开始也没觉得有啥,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与宗主说事,完了后宗主转身走了,而他就站在那儿,望着宗主的背影,我看见后心里“咯噔”一声,暗叫糟糕:那眼神我再熟悉不过,往日瞧见的那些单相思的男女眼里盛满的便是这种求而不得的感情,而正是这种人才最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来。


       真要命啊,养了那么多年的小奶狗居然是小狼崽,我估计宗主知道真相的时候一定会震惊到无法言语吧…不过我还真担心宗主被小狼崽给吞了啊。

 

      接下来这位放到最后。其实我对他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似乎和宗主是发小,不过很久之前他就离开了,虽然听说他好像死了,但如今看来他活得挺好的。因为他很怕狗,所以就叫他见狗怂好了,而我之所以知道他怕狗是因为在他出现时宗主放了狗,而他叫得很惨。


       宗主有段时间不停虐待某类人,我觉得这和见狗怂有很大的关系。见狗怂当年似乎做了几件很出格的事然后消失了,这些事导致宗主性情大变,额…总而言之是变得更凶残了,而且这些年里,他也没有停止寻找见狗怂,据说他最疯狂的时候会让人觉得他其实是爱那个见狗怂,不过现在那个见狗怂回来了,但宗主却不想见他了,按宗主的话说就是“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再让我看到你我就宰了你”。


       然而,也许见狗怂认为宗主只是嘴上说说并不会真的宰了他,于是天天赖在大门口不走,而宗主也是什么都没说,应该是(勉强)原谅他了。


       在那之后,宗主和见狗怂的关系(似乎)又好起来了,于是我也发(kan)现(jian)了见狗怂对宗主的【毫不掩饰的,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但偏偏宗主就是看不出来的】爱恋之情,不过,每天都和宗主待在一起但在“这方面”进展却为零甚至是负,我隔老远都能感受到他的怨气,但这也没办法,谁让宗主对“这方面”一窍不通还要去相亲,也难为这三个人追人的同时还要悄悄消灭心上人带来的情敌,不过,不管是他们中的谁,只要他好好宠着宗主,我就会真心实意地祝福(或提供攻略)其早日追到宗主。

 

       不过话说回来,我自己一把年纪了都还没有对象为什么还要操心别人啊,莲花精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也好,我想要对象啊喂!   


花了两个下午摸了个以前的脑洞

不是穿越

算是重生

暂名为山海志异

曦澄,凌澄

先打俩tag,回头画了第二章就删tag